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滇海传奇 > 第八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凤凰岭上无凤凰

第八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凤凰岭上无凤凰

第八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 凤凰岭上无凤凰 (第1/2页)

第八章虎落平阳被犬欺凤凰岭上无凤凰
  
  闫莹坐在地上,被身残志坚战友背对围在中间,里里外外有三层。他们或坐或站,虽然每个士兵衣衫褴褛,全身疲惫,赤手空拳。但眼睛里呈现刚毅,喷发着仇恨,他们坚如磐石,盯着围观亵渎的人,如若敌人敢于上前,他们就生吃或吞了对方。
  
  这些“残兵败将”已完成了使命,他们用行动书写了生命之歌,创造了丰功伟绩。虽败犹荣,为保护滇海的未来和明天而战,虽死犹荣。
  
  嵩城是自己的坟墓,也是丰碑!火龙果一定会为自己报仇,三万军民是滇海的未来,自己的名字被刻在西山岛,与日月同辉,这是何等的荣耀。
  
  虎落平阳被犬欺,他们只惋惜,闫莹如此年轻,身陷囹圄。
  
  闫莹是为火龙果留下来,也是为更多人活下来而自愿牺牲,她也是一个战士。
  
  胡玲嫁给火龙果,但火龙果对自己并没有食言,他答应娶自己,胡玲曾对闫莹说:“我长你三岁,我是姐姐,你是妹妹,我们共同辅助和见证火龙果走向伟大,造福一方。”
  
  也许是自己太自私,想独占火龙果。火龙果不是自己一个人的火龙果,也不是胡玲的。他是滇海的,是滇海万千民众的柱石,他是天下穷苦人的希望。
  
  夜幕下的卧龙谷,虎啸猿啼,风如龙吟,林似波涛。黑暗中鬼魅亡魂魁岸,苍穹中幽灵汪亮俯视。火把摇曳火光中,忠善和死神凝视。
  
  恶魔从来不会有怜悯之心,贪婪让他丧失人伦,忘记人性。艾扎很想不通,这些残兵败将为何不能像丧家之犬,向自己求饶。还是他们养目无一切的高傲。
  
  艾扎很好奇,被这些丢盔弃甲,安不忍赌之人保护的女人真容,
  
  艾扎很好奇被围在中间,被包裹包的如同烂粽子一样的女人,也是这样的倔强。
  
  艾扎命令道:“把中间那人身上之物去掉。”
  
  杜良也大声说:“那是女子,快给大王观看,大王赐酒吃肉!”
  
  两个亲卫推搡保护闫莹之人,要去捉拿闫莹。骨折的余和桂,只剩一条腿的余伟和背部受伤的鼋玉用身体阻挡兵士亵渎闫莹。
  
  亲卫举刀横枪,凶神恶煞,把刀架在余伟脖子上,被众人喷火眼神和不屈不挠的精神所震慑,让人不寒而栗,畏缩不前,不敢下手,连连后退。
  
  急于表现的兴茂扯着嗓子喊叫:“还反了天了!该死的畜生,都该杀。”
  
  艾扎转身从亲卫手里夺过来长刀,突然向这些无视自己的人砍去。余伟和余庆鲜血喷射,他们坚毅努力的站立着,即使倒地也不吭一声。
  
  艾扎边砍杀边骂道:“我叫你宁死不屈!杀,都给我杀了!”余青和余庆也倒在血泊中。
  
  一旁的封标边向前阻挡边大声喊道:“大王,义父,使不得!我们需要龙船,这些是建造龙船的工匠。”
  
  杜良也向前制止道:“你们快去阻拦大王,这些人随时可杀,但这样让他们死了,太便宜了他们了!”
  
  艾扎也知道自己要龙船,向往觊觎西山岛,窥视天下久已,他余气未消,丢下利刃,又从侍卫手里拎起长䈰,顺手掷向余兴,余兴被刺心脏,身体颤抖几下,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闫莹见父亲被杀,她站起,撤掉身上的披风,从地上捡起长刀,挥刀斩杀了两个敌人卫兵。
  
  艾扎驱步要杀闫莹。
  
  封标抱住艾扎,还是晚了一步,心里一声叹息,这深仇大恨会加快火龙果复仇计划。
  
  闫莹杀不了敌人,就要自刎,身边余和才躲过闫莹手里刀,说:“闫莹,余兴大人为滇海而死,记下仇恨。会有报仇雪恨的那一天。”
  
  闫莹虎口震裂,血滴在地上,她昏厥过去。
  
  起哈对艾扎说:“大王,万万不可,此人正是闫莹,正是传言的滇海之神。”
  
  封标说:“请大王收回刚才的话,善待闫莹,安置这些伤残兵士为我们所用,杀了他们,就失了民心,大王收民心,德服天下。”
  
  杜良走到艾扎身边轻声说:“他们说的对,滇海之神在我们手里,民心所向,省去刀戈。”
  
  起哈咆哮大喊道:“止!除了侍卫,所有兵士各自归营,违令令者,杀无赦。”
  
  杜良被起哈的气势震撼,未敢再发言,他所忌惮的是艾项,不给德高望重的起哈面子,自己会被孤立,能不得罪的绝对不得罪,识时务者为俊杰。
  
  闫莹满身血污,丝发凌面,满面愁容,泪眼婆娑,满眼愤恨。
  
  艾扎眼泪闫莹倾国倾城之貌,羞花闭月之容,长发如瀑,身姿婀娜,满身幽香。火光中群蝶翩翩蹈舞,灼灼生辉,光环萦绕,活脱脱仙女下凡。
  
  恍惚中地上鲜血变成艳丽花朵,众人呆滞一样,忘记刚才的血腥。
  
  一骑飞驰而来,大喊道:“此妖女不除,滇海重蹈覆辙。”原是黄标,骑马举刀刺向闫莹。
  
  刚才黄标趁乱,把自己抢掠的财宝让兵士隐藏于谷口山崖,转回途中听说大王被妖姬迷惑。如若大王纳妃于她,定会迫害于己,他就鬼迷心窍,来杀闫莹。
  
  艾扎惊呼:“不要伤害她...”
  
  艾扎话还没说完,“嗖...咻...”一支鸣镝不偏不斜,正好射中黄标举刀手腕,疼的他哎呀一声,丢刀落马。
  
  黄标地上打滚,爬起来,疼的呲牙咧嘴,恶狠狠谩骂:“是谁!老子要杀了你!”
  
  他环视四周,封标正收弓插箭。
  
  黄标右手腕鲜血直流,他强忍疼痛,猛拔出箭镞,撕扯上衣下摆,缠绕伤口。弯腰左手捡起长刀,翻身上马,胯夹马背,右臂猛抽马背,直奔封标。他要报一箭之仇,取封标性命。
  
  封标重新弯弓搭箭,对准黄标,做好了搏杀之势。俩个剑拔弩张,气氛很是紧张。
  
  黄标比封标大五六岁,征战南北,勇冠三军。但封标年轻气盛,箭无虚发,百步穿杨。
  
  众人瞠目结舌,起哈让侍卫阻止两人,并大声说:“我儿住手。”
  
  黄标知道论力气,排兵布阵,都在封标之上,但一箭之地,自己不占上风。
  
  黄标见起哈阻止,但他没想到艾扎和杜良转身躲避,装作看不见,很是失落和诧异。
  
  黄标勒马驻身。封标看出来艾扎和杜良用意知道他们本就想挑起大臣之间的矛盾和争斗,驾驭权衡。起哈知道封标立足未稳,不易树敌,为杜良左右。封标更不想和有头无脑的黄标撕破脸,也收弓挂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赘婿 长夜余火 半仙 公子别秀 绝世无双萧天策 花好月圆 剑道第一仙 萧天策 万古神帝